现代设计是什么味道?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包豪斯的大名,这座位于德国的设计学校可谓是奠定了全世界建筑、工业、平面等现代设计的基础,可以说有了包豪斯才有现代设计。在学校存续期间包豪斯设计出了包括包豪斯校舍、巴塞罗那椅、巴塞罗那国际博览会德国馆等无数带有包豪斯风格特点闻名全球的作品,对世界现代设计的发展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但要说包豪斯最独有的特色,那还得是格罗佩斯(包豪斯创始人兼第一任校长)妻子记忆里曾经弥漫校园无处不在的“大蒜味”。

1919年4月1日德国建筑师格罗佩斯(又称格罗皮乌斯)创立了包豪斯设计学院,迫切想要教育改革的格罗佩斯通过好友的介绍找到了约翰·伊顿来担任教员,当时急于改革的格罗佩斯还不知道约翰·伊顿的到来会给包豪斯带来怎样疯狂的改变……

约翰·伊顿这个人不论是以现代的眼光来看还是以从前的眼光来看,都绝对是一个怪异的存在。他剃光头,常年穿着自己设计的黑色长袍,并且沉迷于吃大蒜!他把大蒜塞进口袋里时不时拿出一颗当零食吃,真正做到了喝咖啡就大蒜。这一切都源于他对宗教的狂热追捧,他是拜火教的忠实信徒。说起来这个拜火教和中国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曾经传入中国发展成为摩尼教(倚天屠龙记里的明教)。这个宗教有它专门的健康食谱——大蒜拌一切,可以说大蒜是拜火教的灵丹妙药也不为过了。

约翰·伊顿(1888.11.11-1967.5.27)

伊顿受抽象主义以及中国古典哲学的影响颇深,教学过程中引用老庄的哲学思想和道教的气功修炼。伊顿给学生讲中国的老庄哲学思想,经常引用《老子》“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一类的话。他要求学生在做专业训练之前,先要磨练自己的身体和意志,所以在上课之前他要求学生们完全放松下来,带领学生冥想、拉伸、控制呼吸。伊顿认为只有大脑完全放松才能完美的控制躯体达到心手合一的境界。

约翰·伊顿带学生放松身体

他对中国水墨画很感兴趣并有所研究,伊顿十分欣赏毛笔带来的效果,认为由毛笔绘出的墨迹在浓淡的变化上比西方常用的碳条更加丰富细腻,可以表现出更多的层次变化。他通过水墨来研究视觉表达的节奏韵律,也让学生们学习水墨画,以此来挖掘学生的“内在性质”让学生们重视精神探索,培养学生对于自然事物的视觉敏感性。

约翰·伊顿水墨画

如此注重精神探索的约翰·伊顿在色彩理论上却也有理性的一面,他坚信色彩的本来面目可以通过科学的方法去揭示,如他著名的伊顿十二色相环和色球就是通过对物理学、光学等多种科学的研究设计出的产物,也是他色彩学的基础,能够直观科学地展现色彩之间的关系。在教学中他让学生研究不同的色彩搭配效果,通过对色彩的冷暖对比、明暗对比、补色对比等来加强对色彩的理解。同时他还十分重视色彩所表达的感情,一方面他把色彩与形体连接起来,认为色彩是形状表达感情的方式。如红色表达方形,象征庄重;黄色表达三角形,象征活力;蓝色表达圆形,象征平静。这些理论学过设计的小伙伴是不是十分熟悉?因为伊顿的基础课程到如今也还是世界设计类教育院校推崇的主流理论。

伊顿十二色相环

约翰·伊顿对教学工作也十分上心,他住在学校附近,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和学生待在一起,还把学生按性格和天赋分为不同的类型,以此来因材施教。

伊顿一边神神叨叨,一边又理性科学,这两种在我们看来十分矛盾不可融合的特质,在他身上却如此自然的融合着,而这种矛盾综合体也会散发出独有的人格魅力。独特的气质加上他大部分时间都和学生待在一起,很快就引起了一些未经世事的青春期少男少女的崇拜。

由于包豪斯的学生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孩子,正是叛(sha)逆(ma)张(te)扬(zhong er)的年纪,所以伊顿特立独行的穿着打扮和行为举止加上神神秘秘的拜火教教义,让他收割了一大票迷妹迷弟。他们模仿伊顿的穿着打扮,甚至不少女生剃了光头,大蒜也在整个包豪斯迅速风靡起来,搞的整个包豪斯“乌烟瘴气”,从一个教学场所变成了一个宗教场所,这与格罗佩斯的教学理念完全背道而驰。

我让你来教育改革,你来给我搞传教?这对吗?这不对!于是在1922年的复活节忍无可忍的格罗佩斯劝离了约翰·伊顿,以被带走十几个学生的代价结束了包豪斯“乌烟瘴气”的时代。

约翰·伊顿虽然离开了包豪斯,但他散发着大蒜味的基础课程和12色相环等一系列关于色彩的研究理论却开始在全世界的设计领域里开枝散叶,这也算一种另类的“千古流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