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夏的瑰丽世界

阿尔丰斯·穆夏,来自捷克斯洛伐克(1918年10月28日至1992年12月31日存在的社会主义共和国)的画家,他的作品游走在商业与艺术之间,他是新艺术运动的灵魂人物,也是插画界的祖师爷,更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设计师。

穆夏自画像

穆夏早期的作品画风唯美有极强的氛围感。他尤其擅长画女孩,他笔下的女孩婀娜多姿,仪态万方,仙姿玉容,在繁茂的花草背景衬托之下宛如仙女下凡,不论是当时还是现在穆夏都称得上是当之无愧的“仙女制造机”。

《Miss Dream》1897
《四季》1900
《宝石系列》1900
《月亮与星辰》1902

​穆夏从小热爱绘画,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接触过专业的美术训练,但对绘画的热爱驱使他不断自学。高中毕业后他决心成为一个画家,放弃了父亲眼里体面稳定的法庭工作,独自一人跑到维也纳去实现梦想。他白天在一个剧场画演出需要的布景,晚上去夜校系统的学习绘画,这种半工半读的生活使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穆夏在经济上十分窘迫,为了生计他还去给人画肖像画赚钱甚至设计过一段时间墓碑。

所幸生活没有一直亏待这位心怀热忱的年轻人,1883年穆夏遇见了爱德华·克恩·贝拉西伯爵,这位眼光独到的伯爵十分欣赏穆夏的才华,邀请穆夏为他在奥地利的城堡进行室内装饰并在1885年资助他去慕尼黑艺术学院学习,两年后还资助他去巴黎的朱利安学院学习。这样悠然的日子穆夏过了四年,直到1889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伯爵不再资助穆夏,穆夏的生活瞬间又跌回原地。没钱没名气年近30看不到前景的穆夏不得不低价接下大量书籍和杂志的插图绘制工作,即使这样他还是经常食不果腹,因为没钱去医治所以不敢生病,为了生活下去时常借钱度日。然而这样难熬的日子并没有打消穆夏对绘画的热情,他还是坚持努力绘画,同时还对摄影产生了兴趣。因为请不起模特(模特按小时收费)穆夏只能把模特拍下来对着照片作画,这样不仅可以省下不少模特费,照片还可以留下当作素材,他的艺术风格也在一张比一张拍的好的照片里逐渐成型。

画室模特照片

​1894年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的穆夏接到了著名女星莎拉·伯恩哈特的电话,电话里伯恩哈特邀请他工作的设计室给自己新排的歌舞剧《吉斯蒙达》(Gismonda)绘制招贴海报,由于其他同事此时都已下班回家,所以这次机会理所应当的落到了埋头加班的穆夏头上。十分珍惜这次机会的穆夏特意租了燕尾服赶到剧院观看伯恩哈特的演出,演出结束后他趴在剧院旁边咖啡馆的桌子上画完了草图,伯恩哈特一眼就被这幅风格独特的草图吸引,一口气定下了和穆夏几年的合作,穆夏也不负所望的为伯恩哈特的戏剧创作了许多经典的招贴海报。

《吉斯蒙达》
《茶花女》
《美狄亚》(左)《莎玛丽丹》(右)
《洛伦佐》(左)《哈姆雷特》(右)

​伴随着吉斯蒙达演出的成功,这幅招贴画也吸引了大众的注意,招贴画复制品的销量越涨越高,穆夏也一下子声名鹊起,越来越多的商家找上门来请他为自己的产品绘制宣传海报或产品包装。虽然接的都是商单,但他的作品始终保持着超高的艺术性,而经他设计绘制包装海报的产品,销量无不水涨船高。

Job烟卷纸 1896
勒菲佛-莜泰利饼干
酩悦香槟 1899
黄道十二宫(日历)

​不仅如此他的作品还对后来的日本漫画风格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日本多部元祖知名漫画如《美少女战士》、《魔法少女樱》、《圣传》、《X战记》等作品中都有大量穆夏作品的影子。

《美少女战士》与《Miss Dream》
《美少女战士》与《月亮与星辰》

​和很多优秀的人一样穆夏并不满足于只在一个领域中发光发热,他还涉足了珠宝设计领域、服装设计领域、空间设计领域等其它设计相关领域并且都取得了不小的成就,甚至在空间设计领域里还拿了奖。

《美狄亚》首饰设计
珠宝设计
珠宝设计
珠宝设计
珠宝设计手稿
《埃及艳后》服装设计
乔治·富凯珠宝精品店空间设计
乔治·富凯珠宝精品店内部
乔治·富凯珠宝精品店内部

​他还是一个拥有着强烈民族情怀的艺术家,穆夏晚年在强烈的家国情怀驱使下回到了捷克斯洛伐克,并为布拉格市民会馆内部无偿做了装饰,还花费16年的时间绘制了一组讲述斯拉夫民族历史的宏伟巨作,并无偿捐献给布拉格市,这组巨作里最大的几幅作品甚至达到了8m x 6m的巨幅。这组作品和穆夏以往的画风完全不同,画面里没有了繁复的装饰,也没有了曼妙的女郎,有的只是真实的历史,和穆夏对斯拉夫民族的全部感情。

布拉格市民馆装饰
布拉格市民馆装饰
布拉格市民馆彩色玻璃
《斯拉夫民族史诗》创作过程
《斯拉夫人的典范》 1926
《塞尔维亚沙皇斯蒂芬·杜尚作为东罗马帝国皇帝的加冕》 1923

​穆夏曾经写道:“我创作的目的从来就不是为了要破坏而永远是要创造,创建起一座桥梁,因为我们必须心怀这样的希望,只有我们更好地相互理解,人类才会更加团结。”而怀着这样的信念呕心沥血完成的《斯拉夫史诗》给穆夏带来的却是生命的威胁。1930年代末期,法西斯主义盛行,《斯拉夫史诗》被指为反动,穆夏的犹太血统和斯拉夫民族情怀使他“成功”的入了盖世太保(德语“国家秘密警察”(GeheimeStaats Polizei)的缩写Gestapo音译)的眼。1939年德军侵入捷克斯洛伐克,穆夏成为了第一个被盖世太保抓捕的艺术家,他在狱中受到了折磨并患上肺炎,虽然后来被批准释放回家,但还是因肺部感染于1939年7月14日长眠于世,埋葬在高堡公墓,享年79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