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解决者”——佐藤可士和

好的设计不仅仅是一种让人愉悦的视觉表达方式,更是一种考虑周全的解决方案,是一种高效解决问题的方式。而对于践行这种问题解决方式,佐藤可士和绝对是一位代表性人物,而我们也一直在坚持这种务实的设计方式。

佐藤可士和为日本当今广告业界与设计业界的风云人物,作品包罗万象,跨足广告平面设计、产品设计、空间设计,被誉为“能够带动销售的设计魔术师”。

佐藤可士和

佐藤可士和1965 年出生在东京,从小喜欢画画,曾两度报考艺术大学但都落榜,直到1985 年(20 岁)时才进入多摩美术大学就读。1989 年毕业后进入广告公司博报堂工作。2000 年离开公司自行成立工作室“SAMURAI”(株式会社サムライ,为武士之意)。迄今的主要客户包括UNIQLO 优衣库、日本国立新美术馆、偶像团体“SMAP”的整体视觉设计、藤幼稚园的更新计划、乐天、7-11、本田、洋马、今治毛巾等。业务内容也涵盖了各种标识、象征性图像符号以及产品的设计、广告宣传、品牌塑造、建筑规划等多个领域。

所获奖项


东京ADC Grand Prize(得奖作品:本田 Integra)

每日设计奖(毎日デザイン赏)

朝日广告奖

龟仓雄策奖

东京TDC金奖

香港“亚洲最具影响力大奖”(得奖作品:UT Store Harajuku)

除了获得的众多奖项外,佐藤可士和也是明治学院大学的客座教授,同时也是东京ADC(艺术指导俱乐部)、东京TDC(字形指导俱乐部)、JAGDA(日本平面设计师协会)的常驻会员。

佐藤可士和的设计灵感来源:整理。佐藤可士和有一套成体系的整理术,他出版的《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术》一书中将整理术分为三个层次,根据难度的递增依次是:空间整理术,信息整理术,思考整理术。关于整理,从他的工作室装潢设计就可见一斑。工作室里面没有多余的东西,没有电话和电视,偌大的会议室里也只有一条长长的会议桌和雪白的墙。他不断地在《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术》一书中强调:“保持生活环境的清爽,才能提高工作效率。”

佐藤可士和的事务所(内部)

作品赏析

优衣库

优衣库(UNIQLO)是佐藤设计的世界著名的“视觉标志”之一。如果说原研哉奠定了无印良品的设计哲学的话,那佐藤可士和就创造了UNIQLO优衣库的视觉精神。

在担任优衣库UNIQLO的设计总监时,佐藤以“创作大多数人能够明白而且能吸引他们的东西”为原则。2006年的第一间旗舰店在纽约,佐藤选择用了醒目的红色片假名做为UNIQLO的标志,因为片假名是日本的流行文化,他在原有Logo的基础上对其进行了改进,保留了原有的四方形形态,把标志酒红色的底色改成了日本国旗上鲜艳的“日之丸”的颜色。

看似微小的调整实际却是对整个品牌的全新定义,早期海报没有模特,全是字体海报,依靠排版,色块和字体反复出现,彰显独特气质。整个品牌形象焕然一新,更现代、年轻、国际化,展示出独特的品牌个性,让当时濒临倒闭的优衣库重新迸发生机。

看似微小的调整实际却是对整个品牌的全新定义,早期海报没有模特,全是字体海报,依靠排版,色块和字体反复出现,彰显独特气质。整个品牌形象焕然一新,更现代、年轻、国际化,展示出独特的品牌个性,让当时濒临倒闭的优衣库重新迸发生机。

佐藤还为优衣库的衬衫品牌“UT”进行设计,2007年东京原宿旗舰店开业并发布衬衫专业品牌“ut”,并以“衬衫的未来的便利店”为概念开展了设计。“衣服是服装的零件,日本原宿T恤专卖店的定义就是让人们把买T恤当作一种娱乐。”佐藤可士和从包装入手,把衣服装进画桶里,画桶上印着衣服的图案,这样顾客选购的时候像在挑选画作,大大增加趣味性,吸引了一大批年轻人,开业第一天就售卖一空。佐藤对优衣库品牌形象的重塑展示了公司经营与品牌设计的新的可能性。

SMAP

佐藤可士和另外一个代表作,是为日本国民天团SMAP进行专辑的全案设计。其实这不是他第一次跟音乐的接触,早在1985年,当佐藤可士和还在日本多摩艺术大学读书时,就与朋友一起组建了一支名为009的乐队,当时的佐藤是乐队的吉他手,从此与音乐结下缘分。从2000年开始,佐藤后续又与SMAP进行了一系列的合作,还凭借SMAP的海报设计,拿到了龟仓雄策奖。

佐藤引入了一种很酷的宣传方式,用红黄蓝三个撞色通过合适的比例为底,加上smap四个字母,在公共汽车车身、报纸、横幅等各种媒介上传播。他将整个城市定位为一个大型传播媒介,成功吸引了大量的关注。

藤幼稚园

东京都立川市有一家名气很大的幼儿园:藤,暴得大名是从2007年开始的。在最初的三十多年里,它的名气并不大,佐藤可士和在被邀请担任设计师后,为幼儿园标志、网站和儿童t恤设计了类似剪纸的字体和字符。

他利用园里气派的榉树,提出了一个木制屋顶和甜甜圈型的建筑,孩子们可以在上面每天跑步和玩耍。然后与手冢贵晴、手冢由比两位建筑家一起反复推敲,设计出切实可行的方案,这就是今天大家看到的甜甜圈形状的幼儿园建筑。实现了“建筑本身就是游乐场的园舍”这一宏伟构想。

这个项目在国际上获得了高度赞誉,获得了2011国际机构(CELE)颁发的“最优秀设施奖”,以及众多其他全球建筑和教育奖项。

国立新美术馆

2007年1月开幕的国立新美术馆,是日本第五间国立美术馆,号称日本国内最大的美术馆,没有收藏品,目的主要为举办展览会、展示收藏作品和普及美术教育的功能。

佐藤可士和以“全新”这个词出发,“没有收藏品”的缺点变成不局限于既有框架,积极揭示美术馆新方向的态度这一最正面的要素。利用标志强调这种“开放场所”的特征,于是去除”新“这个文字里所有线条和弯角的封闭部分,制作独特的开放式字体。此外,所有线条都是一边直角,另一边圆角,这个灵感源自黑川纪章先生的建筑,美术馆建筑的正面呈现海浪般的曲线,另一侧的展示空间则是直线,通过字体自然连接该建筑特征和标志。这样字体的特征与建筑外形巧妙呼应,确立美术馆整体的全新形象。

今治毛巾

今治毛巾Imabari是一个地方性的集体品牌,是日本四国岛今治市产出的毛巾所使用的品牌。从1874年品牌开创到今天,今治毛巾的选材、工艺和所有处理流程,每一项都做到了最好、最细致,可以说是该产业的巨头性品牌。但是 在贸易越来越自由的年代,大量的廉价毛巾的流入,导致今治毛巾连续十五年下滑,到了穷途末路之地。

佐藤可士和在接手这个品牌时,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问题所在,虽然今治毛巾质量好,但是人们在买毛巾时却不会在第一时间想到今治毛巾,所以第一步就是为今治毛巾重新设计一个Logo。佐藤可士和直接定位今治毛巾产品的可追溯性和高质量。红、蓝、白分别代表太阳、海洋和水,是今治毛巾毛巾高品质的基础。用英文突出“Japan”,并用罗马字进行标注,为“全球品牌”定下了基调。白毛巾以前并没有被用来代表高质量,但佐藤希望来让顾客把更多的目光聚焦到产品质量本身,坚持用白毛巾作为主打,清晰的品牌信息这极大地提高了今治毛巾的品牌知名度和销量,并将其定位为日本的全球品牌之一。成为凭借设计之力实现地方产业复兴的成功范例。

佐藤可士和不愧为商业或者品牌领域的“问题解决者”。设计大师佐藤卓这样评价佐藤可士和:“把设计具象化为单纯明快的视觉表现,就像把缠绕在一起的世界解开一样,这种能力,就是出众”。原研哉评价佐藤可士和:“他的设计和我是刚好相反的类型,不过他那股少年般对设计的强烈憧憬,坚定不移却又偏离常规的感觉,以及不把社会当一回事的那种气概,让人觉得几近于无礼,却又发挥了功能”。

他的每一个作品都值得仔细研究,好好欣赏,但篇幅有限,今天就先简单介绍这五个优秀案例。最后借用佐藤可士和对设计师这个角色的理解作为结束吧。

“只依靠灵感和创意的设计会有些不平衡。正如你所知道的,每个人都是用左脑和右脑去控制感觉和逻辑。我想,一个好的设计同时需要美感和严格的逻辑。”